展览回顾

就是要凿刻,仅此而已——惠安传统南派雕刻作品联展

开幕时间:2016年3月20日下午15:00
展期:2016.03.20 -- 2016.05.20
地址:福建鼎立艺术馆

展览前言:

这是一个传统石雕艺术作品展。
 
是关于闽南惠安的,是属于南派的。
 
“就是要凿刻,仅此而已”,透着某种情绪,而且是有点倔强的情绪,意思是别那么多废话,就是喜欢,所以就是想凿刻——凿刻想要凿刻的内容,凿刻想要凿刻的材料,凿刻凿刻本身。
 
谁说不是呢?
 
不管我们对传统石雕怎么清理出要传承的理由,首先得先归结到“我喜欢”、“我们喜欢”这个前提上。
 
王向明本人和他的“无名匠”工作室里的每一个人,不都是从很小、很早以前就热爱传统文化和传统南派石雕,才自然形成了传承的意愿和行动吗?不同的是,向明在喜欢的基础上,加上了对故土的致敬与责任,从而组成了这个具有明确传承目的和方向的“无名匠”工作室。
 
在这里参展的其他雕刻家们,都是如此——管它呢,做了再说,谁叫我们喜欢呢!
 
饱满的、积极的情绪,是可以震山撼地的。江山易位、朝代更迭,多数是由情绪激发出的勇气完成的。
 
这当然不是说,传承不需要理性的梳理,而是指,行动是一切想法和理论的证据。在这里展出的作者们,就是用“就是要凿刻”这一行动,来证明自己愿意传承传统的。
 
略加考察,我们也会发现,“传承”的确不是一种号召性的状态。它平淡得如同吃喝拉撒一样天然。因此,它并不一定需“学术”或“研究”来支持。尤其是一样东西如果被传承了上千年的话,它一定跟传承者的自然生活方式融为一体了。
 
传统的南派石雕艺术,之所以能够被称为“传统”,必然长久地跟形成这种传统氛围的环境和意识有关。所以更多的时候,并不是我们在想让传统成为什么样子,而是传统在让我们自然而然地成为它需要的样子。因此,即使我们行为上在传承传统,但我们的意识却是被传统指导和灌输的。
 
同样,传统能被称之为传统,就说明它有很多的受众,而有众多的受众,就一定需要由传统延伸出的“传统”产品。于是,就有了以生产传统文化产品,来换取生存条件的人。这个群体的基数是不会少的,他们在客观上也起到了很大的传承作用。
 
不管是由传统文化长期给人养成了对传统文化的需要,还是为对传统文化需求的群体去生产产品谋生,都极可能产生出对传统文化的癖好者。这些癖好者,在痴迷地沉浸于其中之时,也客观上更纯粹地传承了传统雕艺。
 
还有一种主动传承者,是以对本土文化和艺术,以及当地人的精神生活持有保护和承担意识的人。这类人热爱自己的故土并不以财富多寡来衡量故土的价值。他们愿做故土文化习惯力量的捍卫者,也愿意为这种历史文化的传承,慷慨付出。“无名匠”的创建者王向明便是个中翘楚。
 
最后一种传承者,可以说传承的成分少了很多,更多的是在传统的基础上,无论是就形式,还是就内容,都在创造性的改造传统。这样的人,他要热爱传统文化、热爱雕塑,能超越金钱的制约,甚至还要超越传统文化本身,他自身不仅要是一位工匠,同时还要是一位具有创造要求的艺术家。就这一点而言,惠安本土上,对惠安传统雕刻持有改造意识和行为的人,虽然有,但极少。相信观者和联展的作者们,能在这个展览的部分雕塑中,窥见具有一定改造力的作品。需要强调的是,这个方向上的奋斗,是非常重要的!再说一次:对传统进行具有时代气息的改造,是极为重要的!因为我们的出路在未来,而不是在过去。传统的出路也在未来,而不是过去!
 
惠安南派雕刻的魅力,像其它很多艺术作品一样,使用多少形容词,也很难把她的形象准确堆砌出来,了解她最好的办法,就是不断地去观看她、实践她并最好能拥有她。
 
当然,还应该有诸多条有关传承的南派雕刻的话语。但此刻,“就是要凿刻,仅此而已”。
 
布楚老刘
2016年3月15日

策展人
王向荣、布楚老刘
艺术家
蔡建晓、陈明河、陈少兴、陈玉坤、陈尾强、程力钦、方国平、黄安基、黄庆和、黄培坤、蒋朝阳、蒋清兰、蒋跃民、刘伟强、李鸿彬、毛景伙、苏奎峰、苏松明、苏贤平、王向明、王向荣、王崇安、王荣海、王志腾、许少寅、叶进来、曾碧珠、曾列成、张朝伟、张竞志、张华达、张秋明、张秋霞、张少良、张文山、张向东、郑明忠

参展作品